笔趣阁 > 锦医归 > 第189章 只要她高兴

第189章 只要她高兴

?热门推荐:
????刚刚青衣小厮喊了一嗓子,瞬间喊来了十几个家丁。

????众人扛着棍子乌压压地团团围在了正厅门口。

????气得王员外掐着圆滚滚的腰身怒吼一声“滚滚滚,没事了,都滚下去。”

????没眼力劲的东西。

????就知道添乱子!

????一转身又满脸堆笑道“两位请坐,他们很快就来了。”

????丫头盈盈上茶。

????王员外又吩咐道“快去请夫人过来,有神医来了呢!”

????片刻,青衣小厮匆匆返了回来,脸色苍白道“老爷老爷,不好了,那些人,不见了……”

????“什么?不见了?”王员外大惊,忙问道,“早上不是还好好的,怎么会不见了?”

????又忙朝谢锦衣道,“神医稍等,在下这就去看看。”

????说完,小跑着出了正厅。

????谢锦衣愕然。

????难不成玄空领着生姜和白术跑了?

????赵璟桓变戏法般掏出扇子摇了摇,笑眯眯地谢锦衣道“放心,他们没事的。”

????谢锦衣会意,小声问道“殿下,难不成是你的人……”

????不会吧?

????一路上,也没见什么人跟着他们啊!

????赵璟桓微微颌首,悄声道“我最恨被人要挟,至于这个王员外的夫人,你想治就治,不想治咱们就走,不用管别的。”

????“我想给员外夫人把把脉,看看她的病情再说。”谢锦衣有些忍俊不禁地看着他,他这声东击西的套路倒是连她也瞒住了,真真不愧是纨绔王爷,做事跟常人不一样。

????她笑起来眸底似有光彩流转,这瞬间的光芒,刚好被他捕捉到,赵璟桓忍不住往她那边倾了倾身子,压低声音道“只要你高兴,你想怎样就怎样。”

????管他什么王员外李员外,要不是碍于他的小姑娘在场,他早就把人揍趴下了。

????谢锦衣垂下眸子,没吱声。

????嘴角情不自禁地扬起一丝笑意,他这个人啊!

????王员外苦着脸走了进来,冲两人连连作揖“神医姑娘,公子,在下的确是没有亏待他们,可,可在下也不知道他们究竟去哪里了啊!”

????门窗好好的。

????人却不见了,真是见鬼了!

????“人在你府上丢了,你却来告诉我们,你不知道去哪里了?”赵璟桓一本正经地问道,“王员外,我看咱们还是报官吧!”

????“公子,使不得使不得啊!”王员外陪着笑脸,眼睛眯成了一条缝,小心翼翼道,“许是他们自己走掉了……要不这样,在下陪你们回去看看,若是他们安然回府了,我夫人的病就烦请神医姑娘……”

????不管怎么说,他夫人是那个玄空给弄哑的。

????也是玄空信誓旦旦说,过一夜就好了,他才不让他们师徒三个回去的。

????“不用了,先请夫人出来吧!”确认玄空师徒没事,谢锦衣也就放心了,不管怎么说,自家师叔闯的祸,总得她出面收拾的,王员外大喜,余光扫了一眼赵璟桓,见他没吱声,忙掀帘道“神医姑娘这边请,贱内早就等候多时了。”

????谢锦衣看了看赵璟桓“我进去看看!”

????赵璟桓点点头,也跟着走了进去。

????王员外“……”

????这公子也太不拘小节了吧?

????给女人看病,他一个大男人跟着进去干嘛?

????但碍于他刚才那凶神恶煞般的模样,王员外不敢吱声,只得晃动着肥胖的身子跟着走了进去,悄然吩咐丫头在偏厅里放个屏风,他夫人有些姿色,若是被那公子看见了想入非非咋办……

????把完脉,谢锦衣便明白了。

????王员外夫人的病其实并不严重,就轻微的喉疾导致的声音有些暗哑,是玄空那爱换药材的毛病惹得祸,他把草蒲换成了生蒲,按理说,药效差的不大,但这夫人的体质恰恰不适合生蒲,失之毫厘差之千里,才导致她彻底失了声,若不医治的话,也得等药效过了,至少得等一个月才能慢慢恢复,也就是他们师徒被人扣押住的原因。

????王员外夫人三十多岁,肤白貌美,多半是王员外的继室,她不能说话,似乎很是着急,一个劲地冲谢锦衣比划,谢锦衣安慰道“夫人放心,我这就给你施针排毒,您很快就没事了。”

????约莫过了一盏茶的工夫,手起针落。

????王员外夫人连声道谢“多谢神医姑娘,姑娘大恩,妾身永世不敢忘。”

????音色清晰,温婉动人。

????甚至比原先还要甜糯清脆。

????王员外大喜,当即命人捧出满满一匣子银票来答谢谢锦衣,他喜欢女人不是喜欢女人的脸,也不是喜欢女人的身材,而是喜欢女人的声音,若是他夫人真的失了声,怕是他再也不会进她的屋了。

????谢锦衣不肯收那些银票,淡淡道“既然我师叔看诊在先,我们自然不能收两份诊金,这次就算在我师叔的诊金里吧!”

????毕竟是玄空失手在先。

????免了诊金也不为过。

????“那怎么行?”王员外夫人自然知道她的声音有何等的宝贵,执意把匣子塞她手里,“这是妾身的一点心意,神医姑娘务必收下,若是您不收,我就亲自给姑娘送医馆里去。”

????“如此,那我们便收下了。”赵璟桓起身大刺刺地接过红木匣子,拉着谢锦衣就往外走,回头道,“这次的事情我们就不追究了,若是有下次,休怪我不客气。”

????王员外点头哈腰地道是。

????谢锦衣哭笑不得。

????堂堂王爷竟然比她还爱财……这诊金,唉,算了,收了就收了吧!

????两人心情愉悦地出了员外府。

????不远处,一个带斗笠的路人朝赵璟桓点了点头,赵璟桓会意,一把把谢锦衣拉上马背,俯在她耳边道“他们已经回医馆了,你放心便是。”

????谢锦衣侧了侧身子,莞尔“多谢殿下!”

????回去的路上,赵璟桓倒是不急了,拥着她慢腾腾地走在大街上,柔声道“这勤义坊我到是来过一次,前面有个明月酒楼,专做西北菜,尤其是他们家的招牌菜烤全羊的味道最佳,我这就带你去尝尝。”

????两人共骑一匹马,走在大街上很是扎眼。

????所过之处,几乎所有人都扭头看,哎呀呀,如今还真是世风日下……话说年轻姑娘都这么大胆了?

????赵璟桓当然不在乎。

????谢锦衣则有些无地自容“殿下,烤全羊改天再吃吧,我想回去看看玄空师叔。”

????别说他跟她没啥了。

????就是有啥,这样骑着马在大街上晃荡也是不合适的。

????“那我给你打包一份,你回去慢慢吃!”赵璟桓硬是带着她去了明月酒楼,点了一份烤全羊,用食盒盛了,打包好了放在马背上,慢悠悠地回了医馆。

????玄空和生姜白术果然都在。

????三人跟没事人一样嚷嚷着要吃烤全羊,当着赵璟桓的面,谢锦衣也没提王员外夫人失声的事,扯了一条羊腿,亲自送到了苏福和封婶家里,封婶已经做好了饭,见谢锦衣回来,便问道“姑娘,我家老头子在医馆吗?刚刚卫远过来,说有事找他呢!”

????“苏伯还没回来吗?”谢锦衣吃惊道。

????她以为苏福早就回来了啊!

????。